MR苏打水先生

天凉好个秋

然后我突然想起你那极其劣质的借口,
想着想着笑了,
笑着笑着哭了。

因为你我信了缘分,
也信了命。

我唱我的曲,你听的是你的故事。

看个电视剧哭了个稀里哗啦。
我妈问我为了啥,我都说不出个说法,
也许只是很久没哭了,泪腺有点无聊。
也许只是透过沈星移想到了谁,也曾任何事情都敢为我做,赴汤蹈火。

如果把一切重来过,能错的都错过。

就还会两个人傻乎乎地在一起坐着,任凭眼红的女生小声跟旁边人问,问我们什么关系。
就不会烦躁的的时候闻着你的香水,才能安心宁神。
更不会总是翻回去反复看朋友拍的那视频,你明明是与他人参加大冒险,眼神却时不时飘向反方向的我,看我的脸色。

我曾许过诺言,四季不变。

小时候总是以为,有一天会遇到我的真命天子。
长大后才知道,每一个人敢为我掏心掏肺的人...
都是,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我不知道为什么离你越远我越想你。
从别人口中听到你最近心情不太好,
我第一个想法不是幸灾乐祸,
而是希望最近能在街上碰见你,
然后问问你,
怎么了。

其实我求的不就是那么简单,
天上月,心上人。

他在我四分之一的人生中都占了很重的位置,整整六年的放不下。梦里醒里都是他,我从没对其他人有过如此执念。

后来物是人非,我身边的朋友多多少少都与他有了矛盾和不爽。我该庆幸我们太早放弃了对方,以至于之后的波折都没有影响到我们的关系。

其实有什么好影响的啊,我们之间清清楚楚地,用最强力的那种记号笔写的,没有结果。

前几天又遇到了他,其实是不可避免的,毕竟我们现在在同一栋楼里工作。可是从二十米开外就对上了眼神,在阳光明媚的下午,见面拥抱聊天。我想想那个画面,好像能和高中时代的我们重叠起来。

我们经历了那么多年,最后见面还能像十年前一样相视而笑,不是也挺好。

我知道他大概抽烟。

我不抽烟。

我不喜欢抽烟的人。

从小到大都对烟味儿很反感。

可我也会止不住地想,他用的古龙水加上烟草会是什么味道,他嘴唇加上烟草会是什么味道。

今天陪他漫步多伦多,在市中心几条大街上走走看看。

整整三年不见,他变化很大。不同于上一次我觉得一眼就能看透的男生,这次我觉得自己已经有些看不懂他了。

不过,对他,大概还是喜欢的。

他十分绅士。怕我被驶来车辆溅到,拉着我走在人行道内侧,帮我挡着。每次离开都是在我身后走,遇到门之前又会快步帮我把门开开。

他干净利落。我开始有点理解几年前一次晚餐便喜欢上他的我了。他也很接地气,说到父母、经济、工作都十分诚恳,毫不做作。

菁菁曾经跟我说过一种男人,给人安全感的男人,我嗤之以鼻。我爱的男人都是帅气的花花公子,对我来说安全感就是身后一个一米八的男人杵着。

但是现在我明白她说的了,因为他长成了这种男人。没有我心爱的公子哥俊美,没有我一米八的竹马高,可给我踏踏实实的感觉一点不假。跟他面对面说话,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浮夸。而这对我来说,是很不寻常的事情。

刚刚码字的时候他发过来信息说晚安。

晚安。

我认栽。

我他妈真的认栽了。

不管身边多少人告诉我不要跟你在一起。我过命的朋友都告诉我不要跟你在一起。我自己也告诉自己不要跟你在一起。

只要你一句话,
我一定义无反顾。

跟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