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苏打水先生

天凉好个秋

本来想发一张你的照片,因为那样说服力很强。
我一米八几的竹马,帅气到爆炸,丝毫不用再去形容解释。

我大学同学看过你的近照,她们想知道是什么样的人让我爱了六年放不下。
只看了一眼,她们就说,明白了懂了。
她们以为我喜欢你的身高,喜欢你的脸。
因为她们认知里的我,是个见色忘义的家伙。

我也知道我形象很薄凉,尤其是最近两年,
眼线越来越妩媚,说话越来越暧昧。
甚至笑的时候嘴角勾起的笑容都是跟眼睛弯起弧度搭配好的,
我对着镜子确认过,薄凉到心脏。

薄凉到有人明明是公认情场高手为我负了伤,
薄凉到有人跟我谈半年恋爱丝毫没有安全感,
薄凉到面对帅哥明明自己心动不已,却还能波澜不兴地讲同样圆滑暧昧的话,
薄凉到有人那么想牵我的手却一再不敢开口。

她们看过我跟宿舍楼里男生打招呼时的笑,
她们听过我跟服务生说话时拉长的音调,
她们很不幸经历过我一条条战略分析喜欢我的某人,并在他的东西上喷满香水,类似于狼狗撒尿在自己的地盘上。
她们怎会想过我也曾整颗心挂在别人身上,任杀任剐,飞蛾扑火般没了命都不会在意。

她们想不到,我也更不稀罕跟她们讲,
没经历过刺骨之痛怎知红豆之重,
没把全副身家都托给对方怎知情义能比血浓,
而没有我们这种故事的人,也不会知道每次把心上的疤都翘一遍给别人看是多么要命的事情。

她们不会明白是有多认真才能一眼就知道那是你的衬衣牛仔裤踏板鞋,你的项链腰带戒指。
她们怎会明白是有多在意才会四五年断绝联系,但梦到你一次便哭一次,出了名地酗酒只为一瞬间忘记这个故事。

故事怎样讲的已经无所谓了,大概一个后来拼命让自己薄凉的人,曾经不施粉黛地交换过校园公众情人的心。
围着你的小女生花尽心思去挽你手臂,我皱皱眉你就甩开所有人陪我去练琴。
她们买了软糖隔着玻璃扔给你,我站起身你就双手举起背对她们任由手里的糖散了一地。
我都不知道你这种没心没肺的表现她们怎么还会一直契而不舍地向你示好。我只知道你一次次不管不顾地宣誓主权,而我一寸寸地分割自己领地。都想着海枯石烂互不相负,却落得情深不寿尸骨无存。

我知道眼线唇膏香水都没有内在踏实,这是你当年证明给我的定律,可我现在却站在公式的另一侧,因为给不起真心的人只能靠这些军火掩护苟延残喘。

再没那么用力地喜欢过谁,再没敢掏出真心给谁看。我不自觉地拿所有人跟你做对比,却淘汰了所有人和他们手上捧着的真心。

所以我没有发你的照片。
只是发了一张你照下来的,跟我分享心事的照片。
那时候我们还很正直,很天真,
很在意流言蜚语,很执着地把整颗心脏掏给对方。

其实我求的不就是那么简单,
天上月,心上人。

就像那些失眠的夜晚,
想和你说句晚安。

就像我的表情不自然,
至少你已习惯。

就像那场雨我没打伞,
至少会比较浪漫。

就像我还有一些遗憾,
把电话挂断选择不讲完。


- 汪苏泷 《得不到的温柔》

他在我四分之一的人生中都占了很重的位置,整整六年的放不下。梦里醒里都是他,我从没对其他人有过如此执念。

后来物是人非,我身边的朋友多多少少都与他有了矛盾和不爽。我该庆幸我们太早放弃了对方,以至于之后的波折都没有影响到我们的关系。

其实有什么好影响的啊,我们之间清清楚楚地,用最强力的那种记号笔写的,没有结果。

前几天又遇到了他,其实是不可避免的,毕竟我们现在在同一栋楼里工作。可是从二十米开外就对上了眼神,在阳光明媚的下午,见面拥抱聊天。我想想那个画面,好像能和高中时代的我们重叠起来。

我们经历了那么多年,最后见面还能像十年前一样相视而笑,不是也挺好。